发布时间:
责编:六合连盟
六合连盟

周笔畅新歌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六合连盟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六合连盟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六合连盟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papi人生最重要的排序

万众118

商场现失恋博物馆

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万众118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万众118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万众118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14省份公布前三季度GDP

惠泽天下588hznet

小鹏汽车回应退车

特稿:规划睦邻合作新发展 携手构建命运共同体——写在习近平主席即将对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上合组织峰会和亚信峰会之际  新华社北京6月10日电 特稿:规划睦邻合作新发展 携手构建命运共同体——写在习近平主席即将对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上合组织峰会和亚信峰会之际  新华社记者周良 韩墨  展翅翱翔的雄鹰,辽阔壮美的草原,连绵起伏的山脉,生机勃勃的绿洲。  盛夏的中亚,即将迎来尊贵的朋友。6月12日至1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比什凯克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九次会议和在杜尚别举行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会议)第五次峰会。  这是习近平主席刚刚圆满结束对俄罗斯的国事访问并出席第二十三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后,中国面向周边地区的又一重大外交行动。此访将在新形势下引领中吉、中塔关系迈上新台阶,推动上合组织和亚信在新起点上实现新发展,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更大作用。  规划合作蓝图 奏响睦邻新乐章  2000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开启了中国与中亚人民友好交往的历史。繁忙的古丝绸之路上,驼铃清脆,马蹄声声,使团商队不绝于途。2000多年来,中国与中亚人民互通有无、互学互鉴、守望相助,为人类文明史留下一段段佳话。  如今,在亲诚惠容周边外交理念指引下,中国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坚持睦邻、安邻、富邻,同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在内的中亚国家关系持续稳定健康发展。中吉、中塔是名副其实的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互利合作亮点纷呈,双方关系正处在历史最好时期,面临广阔发展前景。  访问吉、塔期间,习近平主席将分别出席热恩别科夫总统和拉赫蒙总统举行的欢迎仪式、会谈、签字仪式、欢迎宴会等国事活动,同两国元首对中吉、中塔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未来发展作出新规划新部署,进一步夯实中吉、中塔关系的政治基础,为中吉、中塔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描绘新蓝图,把双方高水平政治互信转化为更多实实在在的合作成果,增进民众福祉,助力各自国家发展振兴,确保中吉、中塔关系在新形势下实现更大发展。  从贸易、能源,到交通、电信,再到人文、安全,中国与吉、塔两国的务实合作不断走深走实,共建“一带一路”为共同繁荣发展插上翅膀。一个个标志性项目正改变当地民众的生活,学习汉语、到中国留学已成为两国许多年轻人的新选择。  从奥什医院投入使用、在比什凯克建立先天性心脏病研究中心,到比什凯克道路修复工程、为吉方加强安保力量……中国援建的一个个项目给吉尔吉斯斯坦人民带来实实在在好处。  从能源电力、通信交通等诸多领域填补产业空白,到实现南北公路联通以及全国电网统一……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与中国签署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塔吉克斯坦在与中国深化合作过程中,经济发展不断获得蓬勃动力。  亲望亲好,邻望邻好。中国愿意把自身发展同周边国家发展更紧密地结合起来。  弘扬“上海精神” 携手共谋新发展  犹记得,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取得一系列丰硕成果。上合组织各方在青岛宣言中确立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共同理念,成为这次峰会最重要的政治共识。在这次历史性盛会上,习近平主席的系列重要论述,为“上海精神”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开启了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的新征程。  时隔一年,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将聚首比什凯克。  此次上合组织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将同各国领导人出席非正式欢迎晚宴,集体合影,小、大范围会谈,文件签字仪式,欢迎宴会等活动。习近平主席将同与会各国领导人围绕上合组织发展现状和前景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深入探讨当前形势下携手应对风险挑战、共同促进安全稳定和发展振兴的新思路新举措。中方将倡议继续弘扬“上海精神”,就巩固上合组织团结互信,深化政治、安全、经济、人文、对外交往等领域合作提出倡议和主张,与各方共同推动上合组织实现新一轮发展。  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将同其他成员国领导人签署并发表《比什凯克宣言》,发表会议新闻公报,签署或批准涉及多个领域的合作文件。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还将同与会的有关国家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见。  18年风雨兼程,上合组织自成立至今,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成长为世界上幅员最广、人口最多的综合性区域合作组织。  18年来,各成员国不断巩固团结互信,创造性地提出并始终践行“上海精神”。上合组织成员国经受住国际风云变幻的种种考验,不断深化政治、安全、经济、人文等各领域合作,积极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为促进地区和平与发展、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发挥了建设性作用。  上合组织秘书长诺罗夫指出,比什凯克峰会将翻开上合组织发展史上新的一页,将为下一阶段发展提出新任务。  共同展望未来 推进互信更深入  时光推移到5年前,中方开始担任亚信主席国,成功举办上海峰会,倡导践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得到亚信各方一致高度评价。去年9月,中方将主席国职责交予塔吉克斯坦。  新形势下,成员国期待亚信保持良好发展势头,为促进地区安全稳定和发展繁荣发挥更大作用。  此次亚信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将同各国领导人出席集体合影、领导人会议和欢迎宴会等活动。峰会主题为“共同展望:为了一个安全和更加繁荣的亚信地区”。中方将倡议着眼地区形势发展变化,继续践行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深入推进亚信各领域信任措施合作。峰会将通过并发表宣言。  亚信会议成立27年来,为各方增进沟通、深化互信、加强合作发挥了积极作用。近5年来的事实表明,亚洲安全观符合地区特点,坚持和发扬了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照顾各方舒适度的亚洲方式,有助于凝聚共识、促进对话、加强协作,有助于构建具有亚洲特色的安全治理模式。  哈萨克斯坦阿里-法拉比哈萨克民族大学教授穆萨塔耶夫评论说,中国关注地区安全局势,积极参与区域安全合作架构的建设,在互利互信的基础上力保地区稳定发展。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今天的亚洲,和平稳定是大势所趋,发展繁荣是人心所向。亚洲国家希望加强对话与合作,把握机遇并共同应对地区和国际社会面临的风险与挑战。  人们也相信,中方将在这一进程中,继续携手各方,为更加和平繁荣的亚洲和世界,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未来,不断贡献智慧和力量。(参与记者:关建武、陈瑶、张继业)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惠泽天下588hznet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惠泽天下588hznet齐鲁网6月10日讯 记者获悉,针对济南农商行原副监事长彭博实名举报的有关问题,山东省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联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相关报道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惠泽天下588hznet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届美国政府上任伊始,提出了“买美国商品,雇美国工人”的施政原则,强调推动“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客“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对于来美国建厂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对那些关闭美国工厂、去境外设厂的企业,就拿关税做文章,逼迫企业回美国生产。这些贸易保护主义行径,真能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吗?“制造业回流”能否实现,首先要看导致美国制造业外流的原因是什么。从美国国内经济看,其制造业外流是由美国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决定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和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共同推动下,经济全球化的进程明显加快。为实现最大限度盈利,美国的跨国公司把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它们通过产业转移,降低成本,扩大市场,转移污染,提高资本的获利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本避开了利润率较低的实体经济部门,转而投向金融领域,从事金融投机活动,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空心化和虚拟化。从对外经济看,美国的制造业外流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美元属于世界货币,居于霸权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世界经济的运行格局,其主要特点是:美国供应美元货币,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供应物质产品。美国大量进口,形成贸易逆差,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形成贸易顺差。在这种格局下,美国要巩固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就需要其他国家手中持有足量的美元用于交易,而只有美国存在持续的贸易逆差才能够向其贸易伙伴稳定地输出美元。这就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回流有可能会损害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美国制造业难以回流的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美国2018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11.4%,金融保险、房地产和租赁业占GDP的比重则为20.7%,去工业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2007年更严重。可见,美国要实现制造业回流并不容易。美国政府推行的“制造业回流”政策也不符合国际分工发展规律。当前,全球价值链的塑造使得世界各国在制造业体系上形成了复杂的分工关系,美国在多数中低端制造领域并没有成本优势。相比而言,中国在许多制造业行业中不仅有成本优势,还有劳动力素质、生产组织、基础设施、供应链、市场等多方面优势。比如,从劳动力方面看,根据德勤和美国制造业协会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劳动力缺口将从200万上升到240万,部分紧缺岗位甚至可能上升两倍以上,熟练劳动力的缺乏可能影响美国17%的制造业产值。这种劳动力的短缺极有可能会推高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从而提高美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因此,强迫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实际上是在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近来,媒体中曾有一些关于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报道,然而相对于美国制造业庞大的体量,个别案例并不能说明问题。比如,富士康2017年宣布要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厂就被当做标杆“政绩”大肆宣扬,但是两年过去,富士康的计划一变再变,迟迟无法完成当初的设想。再从制造业的数据上来看,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计划并没有顺利实施。从反映美国工业产品产量的工业生产指数来看,经过季节调整之后,无论是整个工业部门还是制造业部门,2019年以来都处在连续负增长的状态下,分别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2%和1.6%。而反映工业行业景气程度的工业整体和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则分别为77.9%和75.7%,分别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抛开那些个别的案例,从整体上看,美国的制造业并没有在贸易保护政策中成长起来。制造业的全球分工是生产社会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延伸,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所趋。这个趋势尽管会受到某些国家政策的干扰,但绝不可能逆转。现在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加征关税、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制造贸易摩擦,以贴“卖国标签”、威胁加税等方式要求美资跨国公司回流美国,这种做法是不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反倒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美企业高度融合于产业链、价值链中,关税成本的增加势必从中国企业传导至美国企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而且,加征关税将严重破坏全球价值链,冲击全球范围资源配置,产生广泛的负面溢出效应,降低全球经济的运行效率。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陈志朋回应小虎队约饭

六合连盟,军运会乒乓球首金 版权所有